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淫城警事
【淫城警


字数:6923

引子

***********************************
银富县是个南部小城,依山傍水景色秀丽民风古朴,尤以走婚盛行,当地妇女习惯借机收取财物,是大陆最早成立的红灯区,色情旅游业作为县里的经济支柱相辅相成,一度繁花似锦,后因基础设施落后和红灯区雨后出笋的建立,县里日渐冷清,莺飞燕散,为了给财政开源,县里各级领导要求各部门各行业群策群力,重喷银富一汪春水。

***********************************
模范看守所二栋一楼

【四号,胡全财】,一个威严不失清脆的声音回荡在狭长的过道里,伴随着高跟鞋敲击水泥地的哒哒声由远及近,一名年青的女警察款款走了过来,她头戴女警卷檐帽,手戴白手套,武装带扎的整整齐齐,丰腴的胴体被黑色警服勾勒的凹凸有致,但她的下身却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裸露的大腿修长圆润,胯间微鼓的阴户在油黑的阴毛下若隐若现,脚上的黑高跟鞋一尘不染,浑身上下英气袭人。
一年前,新任女公安局长郝梅建议让女民警用【做夫妻】的方式与囚犯【谈心】,通过性生活深入了解囚犯的思想,收取的高额【体检费】还可以增加女民警的津贴。高层认为此举两得,加之郝梅是政法书记郭盛名的【二姨太】,欣然批准,于是模范看守所里做为周边市县唯一向在押人犯提供性交对象和场所的机构全部配置女警察,对她们的着警服的规定也做了特殊的修改。

【到!】胡全财从四号交配室里的木板床上一跃而起,兴奋的跑到铁门边,脸贴在狭小的铁栅上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张望,他知道那是人称【银富县公安局三号乳牛】吴爽的声音,对她警服下那两坨肥肉早就垂涎三尺了,不过

女警察那两条丰腴修长的玉腿很快出现在交配室铁门外,胡全财毫不掩饰的盯着卷沿警帽下那张秀气而威严的面庞和高耸的胸部,笔挺的警服被她38寸的巨乳撑得鼓鼓突起,很清晰的勾勒出了两颗肉球硕大而浑圆的轮廓,看上去尺寸比平常任何时候都要来得夸张,他陪笑道【小吴同志,妥了吗?】

【今天没安排,胡老板等不急了吗,】女民警淡淡的笑笑,摁了摁手中的原珠笔在文件夹上草草的划拉着,眼皮都没抬一下,甚至还懒懒的把大腿岔开了一些,让她的生殖器完全展现在男人眼前,冷漠的问【洗澡刷牙了吗?】

【刷了,刚刷完。】胡全财嘴上唯唯诺诺却猥亵的蹲下来,色眯眯的盯着女警察赤裸的下身,看到吴爽那两片小桔子似的阴户,微凸的阴唇紧闭的只有一条细缝,夹在里面的小阴唇只露出一缕微红,因此嘻笑道:【小吴同志,您成天挺着这两坨肉累不?】

【为了你们揉着爽,我们只好累点咯!】女民警瞄了他一眼,她虽卖淫却不愿让胡全财这号人上她的身子。吴爽把文件夹递进观察窗里,冷冷道【签字吧。】
【我有几盒催乳贴,进口的,随用随贴,一刻钟就能下奶】胡全财讨好的接过文件夹,他听说吴爽曾经在星光娱乐城的包厢里解开警服露出两坨豪乳,让几个小老板排队抽她的【奶光】,直打的吴爽的乳汁四溅,飞到墙上的十几点乳汁还被秦长寿命人固化保存在上面炫耀着,从此打女民警的【奶光】成为星光娱乐城的【压轴戏】。

【哦?多少钱?】,吴爽的秀目一亮,这几天奶水不够多,使秦长寿和一些客人对她有些心不在焉,她正发为此愁。

【不用钱,不用钱,到我那里去拿就是了。】胡全财一边说一边看那张【银富县公安局女民警性服务合同】,甲方是看守所的女教导员孙萍,是他点名要求为他性服务的,不过合同里接吻,肛交,口交和男上体位几个选项已经被划掉了,他迟疑的看了吴爽一眼,在乙方后面歪歪扭扭的写上了【胡全财】三个字,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把文件夹从观察窗递了出去,

【你自己把裤子脱了。】吴爽命令的语气不再那么冷峻了,一合文件夹,打开用于递送饭食的小门,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副手铐,道【双手背后伸出来。】
胡全财顺从的照做,没了裤腰带的裤子很容易掉下来,阴茎一碰到微凉的空气很快的就勃起了,直愣愣的冲着天花板,他赔笑着问【孙教导员还有多久才有空啊。】

【那得让本姑娘检查检查,】年青的女民警对那条左摇右晃粗长的肉棒见惯不怪的抿嘴笑了笑,伸出白嫩小巧的手一把攥住了它,轻轻的套弄了两下,咯咯一笑【哟,这么早就硬了 】

胡全财有些经不住了,又不敢摆脱只觉得阴茎酸涨难奈,急得直摆手求饶【小姑奶奶,别别,】

【好了,到床上等着吧,】吴爽也怕他真的射精,松开了握着的阴茎,公事公办的铐上他的双手后转身飘然而去。

胡全财并没有马上回到床上等着,而是贪婪的盯着女民警扭动的腰枝和滚圆的屁股,直到背影消失在拐角处,咽着口水道:【小骚货。】

××××××××××××××××××××××××

孙萍把已经很笔挺的警服又拉了拉,自信的对着门后警容镜扭了扭腰仔细端详,这套按新尺码下发的警服被特意改瘦了,变得更加贴身,黑色制服忠实的勾勒出女民警丰腴的形体,高耸的胸部,浑圆的腰条,肥硕的臀部,浑身上上下下无一不散发着浓浓成熟女人的味道。似乎想起了什么,女指导员解开腰带把警裤脱了扔到椅背上,犹豫了一下把内裤也脱了,就这么光着屁股站回镜子前,试着立正并举手敬了礼。

【孙萍姐。】办公室的门外话音刚落,就被人推开了,一个年青的女警察半个身子探了进来,【果然躲在这里。】

孙萍吓了一跳,赶快坐到椅子上,让桌子遮住她光溜溜的下身,见进来的是她的好姐妹,县公安局政治处的王晓蕊,轻拍胸口嗔道【进来又不敲门。】
【这次你可后进了哈,】王晓蕊注意到搭在椅背上的警裤知道女指导员没穿下装,嘻笑道【局里的好几个骚货昨天就光腚上班了。】

【死妮子拐着弯说我,】孙萍起身做势要去拧王晓蕊的嘴,【这种让姐妹们光腚上班还不是你们政治处想的骚点子?谁不知道你那秦哥就不许你在屋里穿裤子,就冲着你那又香又嫩两瓣肥肉。】

【才不是呢,】王晓蕊羞红了脸,她的性欲强是众所周知的,甚至送上门做臭名昭著的老强奸犯秦寿的情妇,让那强奸犯变着花样的蹂躏,几个月下来,原本青涩苗条的王晓蕊被男人们【开发】的奶大臀肥,竟然一跃进入公安局的【警花乳牛】行列,现在仍用卖淫的钱供那个老强奸犯挥霍,【听说没,局里正研究如何提高女民警卖淫技巧,准备学县教委,也搞个培训班。】

【去你的,净瞎说,】女指导员秀眉一扬,不解道:【哪里找那么多男人陪练?家里的男人陪别人练自己不愿意,让野男人白干又断了那些骚货的财路,象县教委的培训班找了几十条公狗操那些女教师,我可不答应。】

王晓蕊听孙萍一说,想了想不由得又笑起来。

【晓蕊姐笑什么呢?】吴爽听见声音从外面进来,一边问一边说:【整个所都只听见你笑了。】

【正说县教委拍领导马屁,把校里的男生都留给上面的母老虎,搞的本校的女教师女学生被狗操。】

吴爽把巡查记录扔到办公桌上,坐下来伸了个懒腰,接着说:【记得你家老秦说过,那个教育局的女局长,叫什么来着,郭,郭玉芹,到下面的学校去视察,每次回来时她那小肚子都灌的满满的,要多少男孩子才灌的那骚逼啊。】

几个年轻貌美的女民警乐得花枝乱颤。

【哎呀,我还要去交配一次呢,】孙萍听到精液两字记起了号子里胡全财那事,忙道【晓蕊,你坐会儿。】

【那我和你们一起。】王晓蕊也站起身来。

【喂,晓蕊,你为啥没事老往看守所跑?】吴爽明知故问,她知道王晓蕊想调到看守所,毕竟政治处是个清水衙门。

【待会告诉你。】

模范看守所是由一个乡政府办公楼改建的,最大的改观是修了一圈高墙和一个门卫室,里面是l形的一栋二层红砖楼,一楼是几间办公室,二楼是留置室和交配室,常用一号交配室大约二十平方米,最主要的设备就是警用交配床了,它与妇科用的检查床很像,就是在床沿和床脚各多了一副铐子,交配时,女民警赤裸下身躺在交配床上,把脚搁在脚架上岔开两腿,露出生殖器,而男犯由其他女民警带至待交配女民警的两腿间,将男犯人的双手铐在床沿上,脚铐在床腿上,然后再把他的阴茎导入女民警的阴道里,待男犯人射精后,再把他带回留置室。
三个女民警把胡全财从留置室内提出来,押往一号交配室,两个女民警是半裸,而矮胖的胡全财则是全裸,他的阴茎早就耷拉下来了,垂在腿间摇摇晃晃像根烂黄瓜,但一双贼眼仍不时在孙萍警服下丰腴白皙的大腿上瞄来瞄去,和身旁英姿挺拔的女民警相比,看起来十分滑稽猥琐。

来到一号交配室前,吴爽掏钥匙开了门。

【胡胖子,不许你在孙姐的身上穷磨叽,快点完事啊。】女民警告诫道,她的高跟鞋在胡全财的小腿上不轻不重的踹了一下,【进去。】

【是是,政府同志。】胡全财忙不迭的应声,弓身走进了交配室。

【过来站好喽,】王晓萌把胡全财拉到墙角的地漏旁,在手心里倒了些消毒液,然后托起他的阴茎和阴囊,另一手拧开了水龙头,一股自来水射了出来,凉冰冰的刺激让胡全财不禁一抖。

女民警瞟了一眼胡全财,熟练的握住男囚的阴茎往上撸,翻开包皮露出龟头,开始细细的清洗,男囚的双手此时都被反铐在背后,所以清洁男囚生殖器的工作要由女民警来做。

王晓萌没戴乳罩,在双手动作的牵引下,肥硕的乳肉在警服领口间如隐若仙,不过她并不介意胡全财那色咪咪的目光,在女民警纤柔温暖的手掌中,胡全财的阴茎渐渐恢复了生气,像一条苏醒的冬虫舒展,膨大

哇,好粗。

王晓萌坏笑着张开殷红的小嘴,丹凤眼挑逗的注视着胡全财的双目,蹲下身,两指头捻起男囚的阳具,做势要往口中送。

【还玩?小心他射你一脸。】女指导员见状嗔道,她从警用交配床旁的文件柜里取出一瓶润滑剂和玻璃吸管,吸了一管,拿到两腿间,轻轻的把玻璃吸管插进她还干涩的阴道里,挤压出滑腻腻的液体充满肉腔。

王晓萌吐了吐舌头,红润的舌尖在男囚的龟头上一划而过,撇嘴道:【逗他玩呢,他想的倒美。】

一直站在胡全财身后负责约束的吴爽嬉笑道:【要是我刚才推那么一下,恐怕就射到你嘴里去了。】

谁知话音刚落,还在王晓萌嘴边的龟头上的马眼微微张开,一股白色的液体从中喷出!径直射进了女民警的嘴里,蓝色的警服上也洒满了星星点点精液。
就算胡全财是个阅女颇多的老流氓了,这时也被两个开始发骚的女民警言谈举止刺激的面红耳赤,他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要把精力发泄在那端庄貌美的女指导员的胴体上,可他明白,就凭眼下谷精上头的情形,他最多能在孙萍的阴道里抽送一分钟就会射精完事,不行,胡全财觉得不值30快的【卫生费】,看到身前身后这两个女警的淫荡样,心中一动。玩把颜射

【呸,呸,】王晓萌愣了愣后,出于本能她竟咽下去了大部分精液,然后狂吐口水。

【哈哈 】吴爽幸灾乐祸的笑道:【玩出火了吧,这枪白挨了。】

【臭流氓,叫你使坏。】王晓萌一边抹着嘴角残留的精液一边含糊不清的骂道,顺手在男囚仍旧在悸动的阳具上狠狠的抽了一下。

(完)

5号讯问室内的吊扇急速的飞旋着,发出呼呼的风声,将并不怎么凉爽的气流吹向下面的一对男女。

一名上身淡蓝色的短袖警服,下半身一丝不挂的年青女性正骑在一个男子的身上快速的起伏着,她双手撑住男人的胸膛自如的蠕动着丰硕臀部,让男人的阴茎在她的两腿间滑进溜出,相撞的肉体发出叭叭的声音,从地上丢弃的避孕套可知,他们的交配活动进行很久了。尽管这还是五月的天气,两人的额头上已经泌出一层薄汗。

【快点说吧,说了就让你射出来。】女刑警王晓萌虽然气喘吁吁但语气依旧严厉,此刻王晓萌的注意力并没离开男嫌疑人捅进她体内的阴茎,当她发觉阴道里的肉棒开始微微的颤动了,果断的抬起了臀部,让男人的阴茎从她的两腿间滑了出去。

躺在女民警圆润臀下的男人顿时觉得从高山之巅陡然坠落到谷底,不由得发出一声失望的长叫,被王晓萌阴道分泌物滋润的闪闪发光的阴茎一阵悸动后,在吊扇吹来的凉风作用下又重归平静,只是从龟头流出一丝透明粘液。

【就算不是你,你也该知道是谁干的,快说,】王晓萌站起身,用脚上的高跟鞋狠狠的在男人的肩膀上踢了一下,持续的性交消耗了她大量的体力,身上仅有的单薄夏季警服已经出现汗迹,而下身的警裤早就脱掉了,这倒不是因为讯问室内的温度高,是因为《女公安民警标准讯问行为准则》要求女民警在审讯男嫌疑人只能采取性压迫方式,即在性交过程中控制男嫌疑人射精的冲动促瓦解其抵抗意图,所以,为了方便控制和男嫌疑人进行交配节奏。很多女民警在审讯时都会把警裤脱了,光着屁股审讯。

一旁负责笔录的苗冰冰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她和王晓萌一起在讯问已经呆了快半个小时,可是候亮的嘴巴依旧没能撬开,眼下她面前的笔录依旧是空白。自从实施人性化的《女公安民警标准讯问行为准则》以来,这种讯问进展缓慢情况就经常发生了。

在她的讯问桌前,这个全身赤裸的的男人被束缚带紧紧的固定在水泥地上,他面红耳赤,呼吸急促,单薄的胸膛起伏的象风箱一般,一条粗大的阴茎已经勃起的很充分了,笔直的指向天花板,男人带着哭腔道:【俩位小大姐,我真的不知道高洁警官是谁杀的,别折腾我了,我受不了啊。】

他就是候亮。几天前,银富县公安局政治处的高洁撅着雪团似的肥屁股死在一处废弃的工棚里,她全身的警服被扒光,她的肠子则被人从她的屁眼抽出,被流浪狗扯出大约五六米长,小腹部位被划开,里边的生殖器被掏出来后,子宫和卵巢被随意的扔在地上,工棚外的一团废报纸包着这位女民警一条完整的阴道,就因为这个肉套子里流出的精液渗透了报纸才引起路人的注意,一张被展开的废报纸上血书着几个字-【屄松价高者,戒】,而这个候亮是警方所知道的最后一个和高洁有接触的人,所以他被刑事拘留了。

【你床地下的这条警裤是哪里来的?】苗冰冰拎出一条女式开档警裤质问道。
女式开档警裤是警方搜查候亮租住的车库时发现的,银富县公安局的女民警都对这个候亮很熟悉,尤其是那些做兼职妓女的女民警,繁忙的工作使得她们没时间站街,很多时候都是候亮拉皮条,住在他周围的人经常看到各式各样的警车停在车库外,从里面下来无一例外的都是不同的女警和一个或几个男人,当他们进去后,车库门就关上了,短则半小时,长则半天,那个车库门才会打开,男男女女一行又坐进警车绝尘而去。

【这裤子是高姐的,可她人不是我杀的。那是上个月她(高洁)在我家里接客,裤子脏了,就扔在我床下了。根本就不是我拿的啊,我床下不还有你的警裤嘛。】候亮挣扎着辩解道,他的阴茎也随着左右摇晃,王晓萌见状不由的抿嘴而笑。

【候皮筋,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高洁平日是怎么对你的,你全忘记了吗?】
性子急躁的苗冰冰气得一拍桌子,随即疼的她柳眉直皱。

【晓萌别急,再给他加加压,姑奶奶看他能挺多久,】站在候亮旁边的王晓萌虽然同样年青,但是比苗冰冰经验丰富,见此情形,她又一次抬腿跨在候亮身上缓缓蹲下,用一只手的两根手指按压住自己的大阴唇,她腿间的肉缝向两边分开,露出了肉洞,另一只纤纤玉手扶着候亮暴胀到了极点的巨大阴茎,顶上她的阴道口,两瓣肥圆的屁股向下一沉 ,慢慢的坐了下去。

男嫌疑人的阴茎被女民警强行重新吞入体内。

女刑警用她的阴道口含住候亮的龟头后不再往下坐了,而是轻轻的旋动圆润的臀部,夹着肉棒悠悠的套弄着,一双白晰的手温柔捧着男人的两颊,放缓了语气:【候亮,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不想为难哥哥的,可你老是这个态度,姐妹们公务在身只能招待不周了,嗯?】说完,她那个大白梨似的屁股又往下一沉了一点。

【呜 】

男人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对候亮来说,王晓萌阴道内层层叠叠的嫩肉带来的温热快感是一种折磨,他知道骑在身上的女刑警平日里喜欢运动,尤其是对自身腰腹的锻炼,因此她的阴道括约肉收缩力很强,凡是从王晓萌的肉体上爬起来的嫖客都是边提裤子边啧啧赞道:【妈的,差点被这母条子夹死。】

候亮竭力抗拒着渐渐升起的舒麻感,女刑警的表情也和他差不多,由于疲劳,王晓萌无法精确的控制自己臀部的动作幅度,嫌疑人的阴茎越来越深的插入她的阴道内,龟头越来越频繁的撞击到她的子宫颈,舒麻的感觉正一波波的冲击着她全身的神经,王晓萌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下身的两瓣大阴唇肥厚了许多,红润的阴蒂也探出些许,而臀部的起伏频率似乎不再控制。

候亮感觉到女民警体内的变化,这种变化带来的信心使他抑制谷精上脑的冲动,对,一定要坚持,和这母条子共赴巫山,给她播种,看她以后还能有脸审问自己。主意已定,候亮深吸一口气,竟然不动声色的利用束缚带下的一点空间挺动起来阴茎来

女刑警王晓萌的性高潮一触即发。

苗冰冰也注意到了同事脸上的渐浓红霞,性交动作的变化和警服下勃起的乳头,她明白经过反复的性交,嫌疑人对王晓萌的简单性刺激已经有了麻痹感,讯问效果大打折扣,看来性交方式要转变了,如果女刑警被嫌疑人刺激的迸发性高潮,她们将会在日后的讯问中陷入被动,不能再坐壁上观了。

他看见苗冰冰从桌后站起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失去束缚的警裤滑掉在她的脚背上,一双莹白如玉的美腿脱裤而出!两腿间的阴户宛如半枚雪桃,一抹淡红似隐似现。

苗冰冰优雅的从裤中迈出双脚,款款的走到王晓萌和候亮的身边,两手伸到王晓萌的腋下,觉得王晓萌的身体已经变的很僵直了,苗冰冰吃力的将她拉了起来,小声道:【晓萌姐,换我来吧。】



百站百胜: